神级情绪系统第450章原来撕心裂肺这个词搭配

饮食 2020年06月01日

神级情绪系统 第450章 原来“撕心裂肺”这个词是真的

郁绮鸢把柳恬喊下来,三人上车后,保宝友好地提醒了一声:“恬姐姐,卫生巾要带足,不然你半路上突然来了怎么办。”

“小姐,你看他啊!”柳恬登时又羞又恼地跺了跺脚。

郁绮鸢扬手敲了一下保宝的脑袋,没好气地道:“也就我在旁边他才故意对你说这种话,你别搭理他。”

“哼!”柳恬郁闷地推开车门跑下了车。

“你干嘛呀?不会真的生气罢工了吧!”郁绮鸢无奈地道。

“不是……”柳恬微红着脸朝他们喊着:“因为我发现我真的没带卫生巾。”

郁绮鸢:“……”

……

“咱们要去哪儿玩啊?”路上,保宝问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没有明确的目的地。”郁绮鸢笑道。

“那你为什么非要出来?”

“因为怕你在家里欺负我。”

“你是指在床上吗?”

“……”

柳恬只能全当什么都没听到,虽然她觉得这俩人当着她的面调.情实在是很“无耻”,丝毫不顾及一位单身狗的感受。

“我们就随便逛逛看夜景呗!到了自己突然想玩的地方我们再下车。”郁绮鸢笑道。

“随便吧!”

郁绮鸢轻轻靠在保宝肩上安静了片刻。

随后她还是不由自主想到了秦诗彤的面容。

虽然秦诗彤帮保宝擦一下脸上的面粉,她可以理解,但是她总觉该所民警在工作中获悉有人在平凉路一餐厅非法出售假发票线索后得当时的秦诗彤表情好像不太对。

总感觉秦诗彤当时看向保宝的眼神……似乎带着逾越了普通朋友的某些情绪。

如果非要说的详细一些,大概可以用“暧昧、柔情似水”之类词汇来形容她当时的眼神。

倘若真是如此,郁绮鸢不由觉得自己有了一丝危机感。

可当时的距离又比较远,郁绮鸢也没有看太清楚。

再加上那会儿她自己的情绪也很不稳定,因此她又有点怀疑是不是当时自己的心理在作怪?

在那种情况下,自己已经先入为主的觉得保宝和秦诗彤的举动不正常。

所以也的确有可能是自己的心理因素,导致她一看到秦诗彤和保宝有那种动作,就觉得他们二人在玩暧昧。

郁绮鸢轻轻吐了口气,现在的她有点纠结了。

如果秦诗彤真的对保宝有想法,那她就不得不防一下了,这个女人的外在条件确实太好了。

虽然还有另一位苏子娴也喜欢保宝,但她和秦诗彤显然不太一样。

首先她的相貌不如秦诗彤那么精致,后者的确是个大美女。虽然说长相有点俗,但男人喜欢美女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另外还一点明显的区别是,保宝和苏子娴相隔千里。

但是他却经常和秦诗彤在一起工作。

还有第三点,郁绮鸢能感觉出来,保宝对苏子娴确实不是爱情,只是友情。

但是郁绮鸢突然发现,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保宝对秦诗彤究竟是哪种感情?

友情?

肯定有。

还有别的某种感情吗?

郁绮鸢发现自己不知道了,因为她以前对二人的关系从来不管不问,给了保宝最大的信任。

所以导致,现在连她自己都不怎么了解保宝和秦诗彤之间的关系了。

郁绮鸢出神的望着窗外,心里胡思乱想着这些事情,目光逐渐失去了焦距。

忽然,郁绮鸢的眼神突然在窗外定格了一下。

她深吸了口气,想了一下后,忽然对柳恬道:“小恬停一下车。”

“哦……好。”柳恬忙将车子停在了路上。

“怎么了?”保宝扭头望了眼窗外:“这条路我们天天走吧!你难道想在这里玩?”

“因为我突然想吃那一家店的冰激凌了。”郁绮鸢指了指身后:“不过我们已经走过了,所以要往回走一些。”

“那我现在再调头回去?”柳恬问道。

“不用了,我想下车走一走,你先回去休息吧!后面我和保宝玩就行了。”郁绮鸢说道。

“好吧!”

二人下车后,郁绮鸢亲昵地挽着保宝的手,像个孩子一样晃悠着他的胳膊。

“你例假还没结束,冰激凌就别吃了。”保宝说道。

郁绮鸢嘟起了小嘴:“就吃一点嘛!没关系的。”

“不行!”

“……我突然就是很想吃,你让我忍着我会很难受的,你就不心疼么?”

“我当然心疼。”

“哼~~~”郁绮鸢得意地娇哼一声。

“你使劲忍着,我使劲心疼!”

“哼啊!!!”

保宝笑着捏了捏她挺翘的鼻翼,然后在她鼻尖轻轻亲了一下。

郁绮鸢就笑着抱住了保宝的胳膊,像轻云一般温柔:“保先生,遇见你真好,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保宝笑道:“虽然我也觉得你能遇到我是你的幸运,但你这个运气也只能排第二而已。”

“凭什么?”

“就凭我遇见了你,所以我才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唔唔嘿……”

二人正毫不客气地对着空气洒狗粮的时候,忽然,保宝的脚步顿住了,郁绮鸢的脚步也顿住了。

他们二人面前的一个人的脚步也顿住了。

秦诗彤有些错愕地望着面前的保宝和郁绮鸢,目光微微下移,两人的双手还亲密地牵在一起。

她忽然觉得呼吸好像断了一瞬,胸口一阵窒息般的感觉蔓延至全身。

她觉得鼻子很酸,很想哭,好像自己的天空塌了一块,虽然她突然间发现,原来那片天从来都不是属于她的。

“呃……诗彤,这么巧。”保宝有些意外地笑了笑:“那既然撞见了,我也就不瞒你了……好吧这是我女朋友郁绮鸢。”

“是啊!挺巧的,那个……真是没想到,你居然已经追到了我们大老板。”秦诗彤不知所措地撩了下刘海,嘴角努力扯出一抹不太自然的微笑。

她明明是个演员,但在这一刻,却也演不出开心的模样了。

其实她已经很努力了,如果不是她在用力绷着,眼泪早已经滚出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突然很嫉妒郁绮鸢,或许心里还带了一点恨意,怪她把保宝抢走了。

秦诗彤强行把这个念头驱散了,她知道自己这样想是不对的,也不可以这样想。

否则被种扭曲的念头驱使,可能会对郁绮鸢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

虽然保宝注意到了她的表情不太对,但却没有怀疑什么,他以为秦诗彤这是太意外了。

换做魏萱乔雅她们任何一个人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是郁绮鸢,肯定也会很错愕。

如果秦诗彤的反应极为自然,那才不正常了。

“诗彤,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一个人在外面呀?小嘟嘟呢?”郁绮鸢笑问道。

“哦……她已经睡了,我出来给她买个东西。”秦诗彤好好整理了下心绪,总算露出了一抹勉强还算自然的笑容。

“买什么呀?”保宝问道。

“一个雪人公仔,戴着一顶红色帽子和一个红色围巾,我记得之前在这条街上的某个店里看到过,可是这条街那么长,我突然之间忘记在哪一家了,到现在也没找到。”秦诗彤笑了笑:“所以就准备回去呢!打算下次再来了。”

“那你今晚不给她买回去,小家伙会不会闹啊!”郁绮鸢轻声道。

“那也没办法了,我只能如实告诉她没有找到……下次再给她买。”秦诗彤揉了揉酸涩的鼻翼,她感觉自己快要绷不住了,只能深吸了口气:“不过……不过她很乖的,应该也不会和我大闹。”

“是呀!”郁绮鸢笑着点了点头:“我常听保宝说小嘟嘟很乖,真希望以后我的孩子也能和她一样。”

“一定会的。”听到这里,想到将来郁绮鸢的孩子会姓保,秦诗彤突然觉得触到了她的泪点:“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了,下次再见。”

“好吧!”保宝点了点头:“那你路上小心。”

“嗯,拜拜~~”秦诗彤笑着和保宝擦身而过。

行到他身后的时候,秦诗彤再也绷不住了,滚烫的热泪就不听话地流了出来,一颗接一颗,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也止不住。

她不敢用手去擦眼泪,她怕保宝在目送她,会看出她的异常。

她只能一步接一步坚定的向前走着,不让自己跌倒在路上,就是最好的伪装。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让自己对未来充满希望的那个人,成为了别人的未来以后”会是这种感觉。

原来曾经她觉得最矫情的“撕心裂肺”这个词,居然是真的。

保宝目送着秦诗彤走出了十多米后,才拉着郁绮鸢笑着朝前走去:“你说的那家卖冰激凌的店在哪里?”

郁绮鸢闻言,不由一喜,刚刚还说了不给我买,现在不还是妥协了。

“就是前面二十米那里了,快点快点……”郁绮鸢有些着急地拉着保宝快步跑了过去。

到了店里。

“老板来两个抹茶手卷冰激凌。”郁绮鸢说道。

“一个就够了。”保宝笑道。

“你不吃吗?”

保宝撇了撇嘴:“反正就要一个。”

“哦……”郁绮鸢闷闷地扁了扁嘴,为了表达对保宝的不满,她倔倔地转过了身,而后看到了身后的一个东西。

郁绮鸢忽然眼睛一亮:“你看,那个公仔是不是诗彤说的那一个?”

保宝回头一看:“红色帽子和围巾的雪人,还真是的。”

“把它买了拿给诗彤,我现在追她应该还来得及,你在这里结账。”

郁绮鸢急忙跑过去把公仔取下来,然后快步跑了出去。

秦诗彤走的并不快,郁绮鸢跑了不到一分钟便追上了她。

“诗彤,我找到嘟嘟要的公仔,你等一下我。”

听到身后郁绮鸢的声音,秦诗彤的脚步顿时僵了一下。

自己刚刚知道保宝和她在一起了就哭成这个样子,如果被郁绮鸢看到了,她会不会多想?

男人为什么会勃起功能障碍
宝宝腹泻消化不良怎么办
手上冻疮怎样除根
友情链接: 石狮美食网